六合彩介绍

六合彩仙机:中国最早一代天使投资人眼中的科技创新15年丨独家专访宜信创始人、CEO唐宁

原标题:中国最早一代天使投资人眼中的科技创新15年丨独家专访宜信创始人、CEO唐宁

面对全球前沿科技创新创业的浪潮崛起,在人工智能、生物医疗、量子技术、物理科学、材料科学等多个领域,都可以看到中国科学家站上全球科研舞台的亮丽表现,但从科学到科技,从实验室到真实生活,支持科学家十年寒窗、不断前进的动力,不只在于个人学术成就的追求,更在于科研成果落地实现对世界带来的改变。

但不可否认的是,科研创新需要支持,特别是需要长期并且具有耐心的支持,否则科技创新方向将会因此受到影响,甚至是倾斜。

身为中国第一代天使投资人,早在 15 年前就开始参与投资早期科技创新创业公司的宜信公司创始人、CEO 唐宁,对此就有深刻的体会,“我在 15年前开始做所谓的‘天使投资人’时,那时甚至没有‘天使投资人’这样的说法,也没有太多尖端前沿的科技投资项目,反而更多是偏向应用层面的项目,这是因为当时创业者多不愿意选择太尖端的题目创业,因为他们拿不到足以支持他们长期发展的资金。”

图 |宜信公司创始人、CEO 唐宁

唐宁一语道破创新科技创业者面对的困境,因为许多将带来颠覆性变革的科技创新研发,多半需要长期的投入,可能需要五年、七年、十年甚或更久,而对于任何一个创业者而言,科技创新的理想纵然丰满,却也必须考虑寻求资金支持的现实,也因为如此,如果一个环境无法提供科技创新长期的支持,那么科研工作者的路将会越走越窄,进而对整体科技发展带来负面效应。

也就是因为格外看重科学研究、科技创新可能为世界带来变革的重要性,身为中国第一代天使投资人的唐宁,除了在先前直接参与多项早期新创科技企业的投资外,从12年前创立宜信公司开始,更通过多项科技应用开发,以提升金融服务的效率品质,同时也持续在全球各地参与前沿科技创新的投资项目,并与包括麻省理工学院、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等学术机构进行了长期的研究合作项目。

图丨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7 年中国区“35 岁以下科技创新 35人”颁奖仪式上,宜信创始人、CEO唐宁和Founders Fund的首席科学家AaronVandevender共同为三名到场获奖者颁出了“创业家”奖

而在2018 年 1 月 30 日揭晓的“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国区 35 岁以下科技创新 35人榜单”(Innovatorsunder 35 China)项目中,宜信公司更积极提供赞助支持,就是希望借此更进一步推动中国社会对于科学研究、科技创新的重视与支持。在与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版权与社区运营副总裁Antoinette Matthews的采访对谈中,唐宁特别提到,就宏观的角度来看,中国已然成为全球科技创新动能的重心,因此,对于能够参与支持Innovators under 35第一次在中国落地,对宜信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因为,宜信多年来支持的价值,就是支持持续创新前进的力量。

谈到要如何帮助科技新创企业,唐宁过去 15年积极参与了许多初期创新创业投资,在宜信之前本身就是天使投资人,其中许多投资就是科技型创新创业项目,而在宜信的母基金实践中,更是通过投资行业内具领导地位的风投基金,进一步投资支持多项前沿科技新创公司。事实上,除此之外,宜信的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在全球金融科技投资领域快速扩展战略布局,并在2017 年第 3 季被美国研究机构 CB Insights 票选为全球最活跃的金融科技投资基金之一。

图丨唐宁在与 AntoinetteMatthews 对谈

回头看当前中国科技创新投资环境遭遇的问题,唐宁在与 Antoinette Matthews对谈中语重心长地表示,在中国许多风投机构遭遇到的问题是,他们很难取得长期性的资金,因为大部分投资人都希望在每一年或者是几年内就获得显著的投资回报,但科学技术发展项目是需要时间的,而且通常都需要很长的时间,可能是5 年、7 年、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够以科技创新的成果为基础,去打造一家伟大的科技公司,许多现在看到的高估值独角兽公司,也都是经历超过 10年时间累积才走到现在的阶段。

图丨唐宁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7 年中国区“35 岁以下科技创新 35人”颁奖仪式上发表演讲

唐宁进一步表示,一般的企业可能都需要几年、十年的发展,更何况高科技、深科技、黑科技等具有深度科学技术积累的创业企业,自然更需要长时间的发展,为了让科技创新创业在中国能够真正突破限制,进而有更大的发展可能,就需要有长期、有耐心、有温度的钱,并且还必须是能够增加价值的钱,才能够真正帮助科技创新创业在中国落地生根壮大,中国的科技创新创业要想站稳全球领先的位置,就不能靠热钱、傻钱,也就是那些要求两个季度之后就要有固定回报的资金,这样的资金,不但不能真正起到助力科技创新的作用,反而可能是会耽误了中国整体科技创新发展的未来。

有鉴于此,宜信公司在过去几年积极倡导的母基金模式,就是要同时帮助科技创业者与一般投资人,将科技与资金联结起来,进而为社会创造更高的效益。

唐宁表示,像 IDG资本、真格基金、华创资本等等,都是国内顶级的创投,他们支持科学家、创业者、先锋者、发明家去创业,但他们也有资金的需求,并且是需要长期且有耐心的资金支持,而宜信所做的事,就是把中国的个人,这其中很有多都是高净值或超高净值的个人投资者,他们可能是过去几十年改革开放成功的企业家与创业者,他们向往投资于高科技、投资于科技创新,但他们的问题在于不知道该如何着手,也就是因为如此,通过宜信不同类别的母基金,就能将这些投资人的资金与支持转化成为实际帮助科技创新的力量。

宜信的母基金将会挑选适合的投资基金,例如 IDG资本、华创资本、真格基金等等,通过这样的一种母基金的金融创新形式,可以让我们的个人和机构投资人,真正投资于高科技、科技创新创业。

从金融到科技,唐宁除了是中国第一代天使投资人,也积极应用科技加快金融服务的发展转型,唐宁认为,宜信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这是明确的公司定位,宜信的目标就是通过应用科技提升整体金融服务的品质与效率,我们相信的是,有更好的科技才会有更好的金融服务,也才能让整个社会、整个世界更好,因为许多的行业都需要金融服务的支持,如果能够让金融服务体系有更好的品质,个人到企业都将会明显受惠。

宜信公司本身内部的数据科学家在过去几年所打造的模型平台,建立了大数据风控、大数据模式等等项目,再通过与亚马逊、ebay等平台合作,在这些平台上的小微商家,因为只有数字化资产,没有实体资产,因此,在过去传统的银行体系中很难取得融资,但在宜信的大数据平台下,通过数据科技的发展进步,就能够实时的帮助他们评估信用风险、进而顺利取得资金。

事实上,金融科技发展的脚步将会越来越快,机器人也将会成为金融服务业的重要科技应用推进项目,唐宁就特别提到,中国的富裕阶层、中产阶层家庭对于理财的需求将会越来越大,Robo-Advisor就会成为许多个人与家庭的理财顾问,这背后就隐含科技创新,一般用户或许并不明白背后的技术,但却可确实感受到科技创新带来的高效服务。

对于参与见证首度在中国落地的“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国区 35 岁以下科技创新 35人榜单”(Innovators under 35 China),唐宁有感而发地说,这些 35岁以下的年轻科学家未来将会有更大的成就,可以肯定的是,在 35 岁之前,他们已然走到现在这个阶段,而在 35岁之后,他们的成就必然会比现在更伟大;科学研究是需要长期投入,虽然这些科学家、科研工作者本身并不需要聚光灯、不需要外界关注的光环,因为他们都是很低调、很谦虚的人,但他们的工作、他们对愿景、他们对改变世界的使命需要被认同、被支持,才能够更进一步推动科学研究创新工作的长期持续发展,进而对社会产生重大的贡献。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